愚顽er

杂食,不定期更文,瞎几把p图

【EC】红围巾小羊和他的黑山羊先生③

【还是放出来吧……好久没更文脑洞我塞得差不多了】

【高三狗什么눈_눈】

第二天拂晓,Charles把Erik架在小车上,推向白皇后的城堡。

小车的车辙从Charles小屋的门口一路延伸进树林,雪越来越大,车辙也渐渐消失了,他想,是不是Erik也会消失在他的生命里,再也见不到了。

低下头,泪水一滴滴打进雪地里,雪没有下得更大,他的蹄子却怎么也不舍得迈出了。

越是难以挥别的路越是觉得短。

抬头,便已然是白皇后那看似美轮美奂的冰雪城堡。门口那座狮子石雕栩栩如生,怒目瞋视城堡周围的一切事物,锋利的爪和牙仿佛下一秒要将谁撕碎。然而Charles明白,它终究没能将它想要撕碎的白皇后怎样反而自己被她的魔法变成石雕。而Charles自己的结果呢?苟活几十年几百年,最终恐怕也难以逃脱这种命运。

所以他做了个大胆决定,他把Erik交给了白皇后,但他始终躲在那些已经被她变成石雕的人和动物后面观察她的一举一动。

只见她从身边掏出一个很小的铜瓶子。然后伸出手臂,从瓶里倒出一滴东西滴在雪橇旁边的雪地上。Charles看到,这一滴东西在落地前像宝石一样闪闪发光,但它一碰到雪,便发出一阵咝咝的响声,顿时就变成了一个宝石杯,杯子里盛满了某种液体,还直冒热气。

她把杯里的液体喂给了Erik,Erik立马就清醒了。

“那只可爱的小羊先生呢?我是说……Charles…你是谁?”

“哦,人类世界来的黑山羊先生,你还不明白吗?”

“回答我!”

“那只推你过来的红围巾小羊?”

“不可能……Charles不会的…”

“他只是不想变成雕像。”白皇后冲着Charles的方向看了一眼,他知道她看的是雕像不是自己,他却控制不住地抖了一下,听到Erik的话,他的心从悬得老高的城堡顶部吧唧一下沉到了水底。

“你没有把他变成雕像吧?你这个恶毒的女人!”

“叫我女王。可怜的黑山羊先生,自顾不暇了还想着那只红围巾小羊?”她突然伸手摸了一把Erik侧脸硬硬的黑胡渣,恶毒地笑了笑,随即低下头对他耳语,

“知道我为什么把那些东西变成石像么?”

不等Erik咒骂的声音出来她就自己答到“来到这里,要么帮我找到走出魔法森林的路,要么成为石像在城堡陪我。”

Erik睁大眼睛瞪了瞪这个疯女人,“所以,你只是被困在这里上百年无法出去?”

她压低的声音,“如果真的那么好出去会有那么多雕像?”

“好吧,好吧,女王陛下,我会尽力的。”

“可你并不是第一个这么答应过我的人,之前的那些都在那了。”说着她又朝Charles边上的石雕望了一眼。

刚才他们的耳语Charles并没有听见,他的角度只是看到白皇后像是暧昧地亲了亲Erik,而Erik被亲了之后明显没有那么愤怒了。

Charles不知怎么了,觉得心里有一块空空的,像整个书架里自己最喜欢的书被抽走了,像自己最爱的笛子有一个孔却发不出声响了,像脖子上陪伴他一路走来的红围巾被拿下了。喉咙干干的,发不出声响。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自己的小屋的,不在乎是不是已经被白皇后发现了。他只是呆呆地坐在小床边,捧着Erik喝过的那杯鲜草汁,看着窗外漫天的大雪。

直到门突然被敲响了。

拉开门,居然是被雪染了一层白的Erik!

Charles先是惊喜,随后垂下了头。自己有什么脸面见Erik呢?是自己为了苟活出卖了他。

“嘿,可爱的小羊先生!能看到你真好!”

“我……我叫Charles”

“好吧,Charles。我们明天就一起去找走出魔法森林的路吧!女王说找到走出魔法森林的路就可以放我们一条生路,你就不用变成石像了!”

“可是……如果办不到的话…你会变成石像。”他抓住Erik的手臂,不希望他拿自己冒险。

“相信我,那些皮草里的樟脑味让我头脑不能再清醒了,一定记得来时的路!”说着他勾了勾Charles的腰,揽住他,胡渣蹭在他的脖子一侧低声说“别担心。”

躺在床上,Charles呆呆地看着房梁,一切都像做梦一样,白皇后不会把自己变成石像,Erik睡在自己身旁。

如果是梦,他情愿永远都不要醒来,因为Erik的怀抱比红围巾还要暖和。

然而,提醒他醒来的不是别的,正是Erik那根管不住的兄弟,硬硬的顶在他软软的肚子上……顶得他翘起了小尾巴。

Charles红了脸,为了不把他吓跑,Erik还是选择憋着。

雪还是下个不停,一如当时Erik误入魔法森林那般,什么痕迹也没有留下。白茫茫的一片,这也是为什么那些人类世界的生物有去无回的原因。

他们走了一大圈,始终没有什么发现。

就在他们快要放弃的时候,Erik被一块石头绊了一跤,抱怨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Charles就吹了吹他的伤口,好嘛,这一跤摔得值。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从哪里摔倒就从哪里爬起来再摔倒。

他突然想起来那天他来时那块把他摔了个羊啃雪的石头!一定是它!

他仰着头冲还下着大雪的灰蒙蒙的天吹了声悠长的口哨,好些雪飘进了他嘴里,他只好吐了几口唾沫。

不一会儿,白皇后就驾着她的雪橇来了。

在Erik的带领下,Charles和白皇后就这样进了一个充满樟脑味满是皮草的大衣柜。不过,在出柜(啥?)前Erik偷偷拉过白皇后提了个要求。只见她听到以后用眼神飞刀过去颇有鄙视意味地全身上下刮了他一眼。

终于走到了衣柜的尽头,他拉着Charles站在衣柜外,冲白皇后眨了眨眼睛示意,你要完成你的诺言了。

几天之后,Charles突然发现自己的体毛开始脱落,然而此刻他正在Erik租的公寓的浴室里洗澡,他原以为自己是不用穿衣服的……

直到屁股上的毛也开始脱落……只剩下一个毛茸茸的尾巴,短短的小羊腿不受控制地颤抖,痛得他瘫在地上。

慢慢的,耳朵也缩回去了,腿没有那么细了……

只有屁股上的小尾巴还在。

好吧,现在不会走路的Charles只能喊Erik了,这可是某只黑山羊早就算计好了的。

【凑表脸yooooooo】

评论(3)

热度(9)